主页 > 新宝GG创造奇迹注册网址 > 媒体通稿 >

事故通稿招骂背后

  哈尔滨火灾后,近半篇幅夸领导的官样通稿惹来众骂。更无语的,往前瞅瞅,历次灾难后的官方通稿面目几乎一样可憎,如出一辙。只叹,这么多年了,任你骂声滚滚,某些地方政府就是不长进。这种漠视舆情的态度,更令人悲愤:至今,很多地方官本位思维依然严峻,一些干部跟不上或“不屑”于适应自媒体时代,仍习惯沉湎于“我说你听”。记者李玉伦

  20XX年XX月XX日XX时XX分(这个时间应至少准确到分钟,以体现科学性、准确性以及对真相的尊重程度),XX省XX市XX县发生了______(此处选项包括地震、海啸、台风、泥石流等自然灾害以及矿难、火灾等人为事故),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:

  灾情发生后,______(单位名称)高度重视,紧急行动,立即启动应急预案(一定要这么写,具体“应急预案”是什么内容可以以后再补),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全力开展救灾工作。

  1.加强组织领导,成立救灾工作领导小组。灾情发生后,______(单位名称)立即召开党组会议,传达了上级领导的有关要求,研究了救灾工作,成立了XX领导牵头、XXX、XXX、XXX等为成员的救灾工作领导小组,统一协调指挥救灾工作。

  2.紧急赶赴现场,指导救灾工作。灾情发生后,XX领导等人在第一时间(尽管什么是“第一时间”尚没有准确的定义,并不影响它的广泛使用)赶到现场,亲自指挥救灾工作。随后,XX领导又带领相关负责人前往医院看望了伤员。XX领导看望伤员时特别要求,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生命。所到之处,广大人民群众无不欢欣鼓舞,深切感受到了上级领导的关怀。目前,伤者病情正在逐步好转。伤者家属情绪稳定。(根据近年来常见的事故通稿,有网友列出了通稿的标准格式)

  湖南省纪委一官员这样挖苦哈火灾通稿:可简化为,在各级党委、政府和数十名领导的高度重视下,几名消防战士壮烈牺牲……仔细一想,颇有这样的味道。

  通篇没读出一点悲剧色彩或人道关怀,许多网民纳闷,撰写这篇事故通稿的人,该怎样地不食人间烟火。

  2013年4月,陕县五官员清明节到景区考察遇车祸身亡,在网友质疑公费旅游背景下,当地通稿却称他们“殉职”。受访时,通稿起草者、陕县外宣办主任郝国超曾介绍通稿“诞生”过程。

  他说,车祸发生后,陕县召开会议,分成若干小组应对,里面就有专门的信息发布小组。通稿内容是经过慎重考虑写下的定性,也是县委县政府批准同意的。写稿前,当地县委书记还要求实话实说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在客观存在的“唯上”官场习气下,那么多领导在上面压着,就不是你想怎么写那么简单了。换句话说,甭怪那些写稿的,换了你写也那样。

  在上海交大出版社出版的《突发事件报道》一书中,作者谢耘耕总结过建国以来相当长一段时期我国灾害报道的特点,称这些报道无一例外的都是“正面”的,形成了一种“轻描淡写的灾情”+“党和领导的关怀”+“灾区人民的决心”的灾难报道模式。

  在那篇惹发拍砖的@平安哈尔滨微博里,所附的照片也备受指摘,其中一张,受伤的战士被摆在一个旮旯里几乎快看不到了,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前来“亲切看望”的几位领导百分百入镜。直到数千评论涌来,@平安哈尔滨才“后知后觉”地补发了两张没领导在场的伤员完整照。

  2013年芦山地震时,央视主播曾打断雅安市委书记徐孟加历数省领导工作的话。事后,徐孟加觉得委屈,称“我从来不拍马屁,我讲的是事实。那个时候党的领导人、政府的领导人在灾区意味着什么?(意味着)灾区人民的信心”。

  而刚刚发生的上海外滩踩踏惨剧之后,西北大学现代学院官网竟发文称,“上海节日踩踏惨剧不幸证明我院对节日管理无比正确”。这实质上,也是“自觉”站在领导的角度上不合时宜地乱拍马屁。

  可见,“重视领导”已是一种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。就算在灾难通报里,强调和突出领导形象,自然也会被视为“不会犯错的最优选择”。

  在火灾指挥现场,哈尔滨市委秘书长石嘉兴身穿万元名牌羽绒服。众网友揪住不放,集体抨击“羽绒哥”。短短几小时后,石嘉兴就火速回应,称羽绒服是“女儿从国外买来送他的,在国外不过几千块”。

  令人纳闷的是,冰冷的通稿引发巨大的质疑,哈市无一领导出面回应,舆论目标一聚焦个体官员,情境便迥然不同。

  有评论称,事故出现时怕漏了“亲临指挥”的名字,舆情质疑时怕个人的目标太大了,本质上,是为官的理念太本位。“选择性”地回应,体现的正是部分官员沉湎其中的“我说你听”官本位思维。

  许多报道均提到,在自媒体时代,很多官员颇不适应。他们更愿意活在过去,活在那个想披露什么就披露什么、想什么时候披露就什么时候披露的“前网络时代”。

  2003年“非典”之后,地方政府对公共事件快速回应,已成常态。但这种进步之余,官员应对舆论的素质参差不齐。

  典型的,如2008年1月,媒体追问陕西绥德一校长讨要助学金、“妨碍”县长办公被拘一事,当地接待记者的宣传部长脱口来了句“记者不报道大好形势光添乱”,“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,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”。

  2011年4月,武汉钢铁集团职工徐武到广州向媒体举报,多年上访遭到“迫害”。4月27日,徐武被武汉警方以“涉嫌危害社会安全”跨省“抓回”。当时,武钢方面对许多问题并不予以回答,而以通稿敷衍。武钢新闻发言人白方就对某记者称,“通稿就是最终解读”。

  这就是典型的“我说你听”通稿思维,积弊已久。如今不接地气的事故通稿,本质上也是宣传思维还是“以领导为中心”,在自说自话中僵化。在哈尔滨火灾之前,2014年12月15日,河南新乡长垣县一KTV大火也致数十人伤亡。当地官网上刊发了两则,第一篇为《我县一家KTV发生火灾》,126个字一大半在讲县领导;第二篇为《我县全力做好皇冠KTV火灾事故处置工作》,9行字8行在讲县领导。这种一味对领导歌功颂德,目的也是在试图逃脱责任。

  在一个成熟的社会治理体系下,任何问题处理,都该有相应有效的运行机制。但不断发生的上访、“跳楼”事件,渴望引起领导重视的现实事例,却无不在印证着这种机制的欠缺。

  从这点说,我们反感的不是“领导重视”,而是那种官僚色彩浓厚、漠视公众心理承受的文风。正像有网民质疑的:反应非常迅速,措施非常有力,取得很好成效,从这些话里,你能看出这是一出悲剧?试想,各级领导在事前也像事后如此重视,会有这样的事故发生?

  其实现实中,不乏充满智慧的“官文”。元旦之际,习总书记发表的新年献词,“蛮拼的”等措辞传播力出奇的好。正当人们为官方语言为之一振时,哈尔滨官方面目可憎的几句“领导高度重视”立即泼来一瓢冷水。

  湖南湘潭校车翻车事故的通稿是少有的受到媒体认可的官方通报,文中详细写明了如何翻车的、遇难儿童名字、当前工作进展,新宝GG创造奇迹注册网址及事故发生原因和未来预防措施等。

  结合这几则例子,公众能接受、想看到的,不外乎脱离官腔、更符合人之常情的表述。对于遇难者,人们期望看到官方应有的温暖措辞和态度,新宝GG多彩联盟对于责任,则该给予明确的定性和追责。

  在新媒体时代,人人都是信息源,受众获知信息渠道丰富,眼光也变得越来越挑剔。想写好通稿,关键是站在哪个立场上写,如果一味随波逐流,只选“我认为重要的”。不考虑网民感受,不尊重新闻规律,只会给人权力傲慢之感。

×

扫一扫关注 集团官方微信